5月21日,《金融時報》引數名美國國防部官員的話稱,中國軍方三次拒絕了美國防長奧斯汀與中國軍方高層通話的申請。專家23日對《環球時報》表示,這是美國不遵守外交禮儀,想改變規則的另一個體現。此外,美國五角大樓還希望以此嫁禍于中國,制造出“中美軍事緊張關系責任歸于中方”的假象。

  《金融時報》報道稱,由于印太地區的緊張局勢不斷升級,解放軍在臺灣附近動作頻頻,中美兩軍尤其在南海地區接觸越來越密切,拜登政府認為,奧斯汀與許其亮的會談很重要。該報道稱,美國防長奧斯汀三次請求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許其亮通話,根據三位了解情況的人士透露,中國拒絕這一提議,在世界上最強大的兩支軍隊緊張局勢加劇之際,“中方對五角大樓的拒絕使得雙邊關系復雜化”。

  一位美國國防部官員表示,對于美國希望和許其亮的通話申請,“中國軍方一直沒有做出回應”。另一位官員表示,除了奧斯汀通話申請受阻之外,自今年1月初美國總統拜登宣誓就職之前,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也一直未能和同級別的中國同行通話。

  22日,路透社再度對此進行報道稱,盡管中美雙方關系緊張且互相發表尖銳評論,美國軍方官員“長期以來一直尋求與中國軍方官員保持溝通管道暢通,以便能夠化解潛在的突發狀況或處理意外事件”。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員表示:“我們當然想進行對話。我們只是想確定能在適當層級進行對話。”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國國防部官網上對外發布的消息中,奧斯汀與外軍高層通話對象都是該國防長,而非其他職位。為什么美方打破外交禮儀對中國提出過分要求,背后目的何在?

  數位要求匿名的軍事專家23日對《環球時報》表示,這是美國想改變規則的另一個體現。外交對話歷來應該是對等的,軍事外交亦如此。作為美國防長,奧斯汀想和中國同行對話,對象自然是中國國務委員、國防部長魏鳳和;但現在美國一些人卻認為“五角大樓應該和中央軍委副主席對話”,“這是不對等的,超出外交禮儀的要求。五角大樓不能、也沒有資格有過高奢望和要求。”

  美國不遵守外交禮節的事例早有先例,今年3月中美舉行高層戰略對話,美方在先致開場白時嚴重超時,并對中國內外政策無理攻擊指責,挑起爭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當場批駁:“我們把你們想得太好了,我們認為你們會遵守基本的外交禮節”。

  軍事專家表示,現在美國五角大樓打破外交默契,通過國防部官員匿名的方式在媒體上放風,進行“麥克風外交”的用意是就在向中方施壓,希望達成自己目的。

  顯然美國這種己所不欲反施于人的要求是無法得逞的。同樣是在中美高層戰略對話會上,楊潔篪說,與中國打交道,就要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進行。“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對中國說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

  軍事專家認為,在平等的前提下,中美兩軍(包括防長)進行有誠意、有意義的對話,是中國軍方的一貫態度。美方此舉讓人懷疑其是否真的有同樣的希望,是否在和中國軍方相向而行,還是意圖“嫁禍于人”?

  美國想把什么禍栽贓到中國頭上呢?外交學院教授李海東接受《環球時報》采訪時表示,五角大樓通過媒體釋放消息說“和中國軍方高層對話要求被拒”,制造出“中美軍事緊張關系責任歸于中方”的輿論效果,美方這樣一種賊喊捉賊、制造混亂的做法非常陰險。

  事實證明,最近數月,美方在涉及南海、臺海和東海等中國主權議題上不斷做出出格的舉動,地區緊張局勢恰恰是由于美國不斷侵犯中國主權所引發的。

  李海東認為,中美雙方軍事層面確實需要對話,但是“對話需要誠意,需要著眼于真正的建立互信,美方一邊侵犯中國尊嚴和利益,一邊高喊著和中國對話,對話的意義在哪里?缺乏誠意的對話不可能產生建設性的結果。美方低估了中方以及世界范圍內觀察家客觀公正的判斷力。”

  軍事專家也表示,在一定程度上,軍事是政治的體現,是與政治高度合拍的,五角大樓沒有對話的誠意。比如美方所謂的“危機管控”,是在確保美軍南海“航行自由”行動和過航臺灣海峽條件下的“危機管控”,這一點中美雙方有嚴重分歧。

  對于當前中美雙方無法對話的僵局如何破局,李海東認為,美方必須通過尊重中國主權的實際行動形成有誠意處理對華關系的前提條件,才能使隨后的對話有建設性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