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冰雪世界的一抹深藍

  ——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漠河市北極邊境派出所民警的故事

  光明日報記者 彭景暉 光明日報通訊員 吳佳儒

  北極鎮,中國最北端的鎮,年平均氣溫-5.5℃。這里氣溫最低曾達-52.3℃,創下中國有氣象記載以來的最低溫度紀錄,“吃水用麻袋、開門用腳踹”是早年的生活日常。北極鎮解放時間較早,1947年,黑龍江省漠河市北極邊境派出所在這里建立,成為全國地理位置最北、氣候最冷的派出所。

  74年來,一代又一代民警在此扎根,守護著當地居民,守衛著我國的北部邊境。在北極邊境派出所院子里,“最偏最遠最放心,最北最冷最忠誠”14個紅艷的大字格外顯眼,當地人遠遠就能望見高高飄揚的五星紅旗。他們把這里的民警們當親人,把他們喚作守護百姓的“北極光”。

  界江上的巡邏隊

  早上7點,老民警吳忠奇已經帶著90后民警們開始沿中俄界江黑龍江巡邏。初夏的北極鎮,清晨依然很冷。如果是冬天,在屋外站上二三十分鐘,眉眼就會上霜結冰。

  即使如此,巡邏工作從未落下一天。日常例行巡邏是北極邊境派出所工作的重要部分,事關界江一線的安定。為了防止巡邏前偷渡者通風報信,民警們起床的時候甚至不敢開燈。

  “幾個關鍵的下江口,之前要用馬爬犁巡邏,吃飯只能帶點饅頭、大餅,吃的時候用火烤一烤。”民警們回憶道,“過去蚊子多的時候,我們就想辦法克服,但有種森林蜱蟲特別厲害,一旦被它咬上就容易得森林腦炎。”環境惡劣,但一代代民警們堅持了下來。

  近幾年旅游行業發展起來,為防止游客不慎越界、越過黑龍江,向游客宣傳邊境相關知識也成為民警們日常巡邏工作中的重要任務。

  “一到冬天,黑龍江就冰封了,游客分不清方位,一不小心就會跑到俄羅斯,我們必須及時制止……”吳忠奇介紹,“江面開始流冰的時候,也得加緊巡邏,提醒游客不能乘船下水,防止發生意外。”

  巡邏過程中,遇到當地漁民留下的廢棄船只,民警們便組織人力,把船只抬走,以防游客劃船玩耍不慎沉江。在吳忠奇看來,保護居民、保護游客,就是在這點點滴滴之中完成的。“和平年代沒有那么多轟轟烈烈的事情發生,但是做好最平常的事情,時間一長,就不平凡了。”他說。

  邊陲村莊的夫妻警務室

  洛古河村隸屬北極鎮,蜿蜒的黑龍江發源于此,賦予這座邊陲村莊特殊的意蘊。在這里,有一個同樣特殊的存在——夫妻警務室。2010年7月,為推進警務前移戰略,北極邊境派出所在距離北極鎮126公里之外的洛古河村設立夫妻警務室。民警賈晨翔和妻子王曉蓮是夫妻警務室的“第一任主人”。

  “他先去待了兩個月,打電話說來接我,我問那里怎么樣,他只說了7個字——有水、有電、有公路。我問還有啥,他說:‘有的都說了。’”王曉蓮笑著回憶道,“然后我就來了。”

  實際上,那時的王曉蓮明白丈夫話里的意思,是只有水、電、公路,別的什么都沒有。可這對民警夫妻義無反顧,白手起家,寒來暑往,他們一待就是10年。他們始終駐守這個幾乎與世隔絕的村子,積極開展警務工作,為村民排憂解難,成為當地村民的依靠。

  每年七八月份是村民們忙著采山的季節,放了暑假的孩子們沒人管,經常跑去江里洗澡、玩耍,危險不言而喻。賈晨翔夫妻二人將孩子們集中到警務室自習,他們工作之余給孩子們補習功課、輔導作業,還組織孩子們做游戲。從此,夫妻警務室也變成了孩子們的教室,成為孩子們假期里的安全庇護所。

  以心換心,夫妻二人真誠的工作態度也讓村民敞開心扉,將他們當作家人。2011年,王曉蓮懷孕了,在條件有限的洛古河村,孕期的營養供給成了大問題。“村里人知道曉蓮懷孕的消息,換著花樣給她做吃的送過來。”回憶當時的情形,賈晨翔依然感動。

  2020年7月,國家移民管理局出臺榮歸榮調政策,賈晨翔夫婦作為守邊戍邊先進典型,被組織調回了山東老家工作。派出所的青年民警史先強和妻子沈欣成為洛古河村夫妻警務室的接班人。

  冰天雪地里,漫長的白晝和黑夜里,夫妻民警以警務室為家,相濡以沫,共同守護著極寒之地的村落。“國家的邊境,總是要有人來守的。”史先強和沈欣在現實的困難與磨煉中讀懂了邊境警察的價值所在。

   百姓心中的“北極光”

  2007年,北極鎮開始發展旅游產業。每年成千上萬的游客會聚于此,一睹極光風采。旅游產業帶動當地經濟快速發展,北極邊境派出所教導員、黨支部書記牛書磊肩上的壓力也大了起來:北極邊境派出所通過數據分析發現,轄區內六成以上警情與游客有關,而游客報警八成是求助——“找北游,自己找不到北了”。

  如何改善游客的旅游體驗,守護當地旅游行業的發展,同時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做到外防輸入、內防反彈,成為牛書磊每天不斷思考的問題。

  民警們行動起來了,熟悉3D建模和制圖的民警張春茂,將近3年100余起游客迷路地點一一標識出來,經過半年的充實完善,電子地圖版“北極防走丟指南”初具雛形,易迷路地段的“導航”標識也設置完成,游客們“找不著北”的困難迎刃而解。

  與此同時,針對疫情期間的邊境管控問題,派出所開始增設執勤點,警務繼續前移。“今年,我們增設了6個執勤點。”牛書磊說,北紅村依托警務室,往龍江第一灣和神州最北點延伸,增設兩個執勤點位,最北江上警務室也在計劃當中,預計6月份建成。

  近3年轄區發案數逐年遞減,派出所已經連續19年無重大案事件。2017年,黑龍江大興安嶺地區北極邊境派出所被國務院、中央軍委授予“戍邊為民模范邊防派出所”榮譽稱號。榮譽和百姓的贊美并沒有令民警們停下腳步。今年,他們決定繼續“挑戰極限”:把發案目標繼續往下壓。年初至今,北極鎮僅有治安案件6起,刑事案件零發案,為歷年同期最低。

  北極鎮是國內觀測北極光的最佳地點,年復一年,絢爛的極光如約而至,到訪這座銀裝素裹的小鎮;年復一年,邊境派出所民警駐守于此,守護并溫暖這座邊陲小鎮。作為北極鎮的守護者,民警身上的一抹深藍早已融入這里的冰雪世界,他們擁有并踐行這樣的理想——成為當地老百姓心中的“北極光”。

  《光明日報》( 2021年05月20日 1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