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海口5月24日消息(記者洪堅鵬)自2019年3月起,海南省海口市電動自行車預約上牌停擺已兩年有余,引發了諸多社會問題,如車輛屢被查扣造成市民出行不便,更滋生出非法利益鏈等。

此舉也意味著2012年施行的《海口市電動自行車管理辦法》對電動自行車上牌的相關規定成為了“一紙空文”。對電動自行車是“限”還是“放”,成為擺在政府職能部門面前的一道選擇題。

24日,海口街頭的電動自行車違章行為。(央廣網記者 洪堅鵬 攝)

無牌電動自行車查扣嚴

“我是4月13日騎車經過五公祠時,車子被交警查扣的,當時就說電動自行車不上牌就不能上路。”海口市民李小姐說。經過在線考試、預約、繳納罰款等漫長流程,李小姐在十天后憑購車發票將車子取了回來。

“并不是每個家庭都能買得起小車,負擔得起油費的。”她說,電動自行車被查扣給家庭生活帶來了出行不便,主要是乘坐公交車不能點到點,接送孩子不方便,打出租、叫滴滴增加生活成本。

駕駛未上牌電動自行車被查扣的市民不勝枚舉。有市民質疑:“為什么這么久了電動自行車都不能上牌?電動自行車不能上牌,并非我個人原因,憑什么還要扣車罰款?”

在銷售端,市場監管部門對電動自行車的銷售未予管控,從而形成了這頭市場“放”,交警那頭“限”的尷尬局面。

海口市秀英區一位電動自行車銷售商介紹,現在并沒有明文規定不允許銷售超標電動車、電動自行車,市場需求依然存在。但是交警部門對超標電動車、無牌電動自行車的查處,在給市民生活帶來不便的同時,也壓縮了商家的生存空間。“現在路上跑的很多電動自行車都上了假牌,以逃避交警查處。”

海口交警一處查扣電動自行車停車場(央廣網發 陳峰 攝)

取車過程滋生利益鏈

“去取車的時候,也增加了我們的經濟負擔。”市民小王告訴記者,電動自行車如果被查扣,需要到交警部門委托的郊區停車場領取。但是車放久了往往會沒電,在停車場周圍就會有些小貨車攬生意,一百塊錢起步拉回市區。

如果發票丟失,如何能證明被查扣車輛是自己的?又能如何取回?

在海口公安系統工作的王先生,今年4月駕駛超標電動車被查扣,由于車輛未上牌,發票等票據丟失,他對取回電動車并不抱希望。

不過,歐陽先生相對比較“幸運”。今年3月底,他在海口市區駕駛未上牌電動自行車被交警查扣。由于車輛的發票已經丟失,正當他一籌莫展之際,在海口交警椰海服務站遇到了“黃牛”,并以500元的價格通過“黃牛”補了發票、合格證,將車取回。

記者了解到,“黃牛”取車一事經海南本地媒體曝光后,海口交警在5月中旬已將椰海服務站承包方——海口路易通交通清障服務有限公司的窗口撤銷,相關工作人員調離崗位。經警方調查,“黃牛”與椰海服務站的協警存在利益輸送,從而獲得了違法替車主辦理部分業務的便利。1名“黃牛”被行政拘留,1名協警涉嫌受賄問題已移交相關部門處理。

電動自行車亟待有效管理

數據顯示,目前海南省電動自行車保有量約為300萬輛,且呈逐年上漲趨勢,在銷售、通行和安全管理等方面伴生出不少問題。電動自行車儼然已經成為廣大海口市民出行的首選方式。如何在便利市民出行的同時,對這一龐大的交通參與群體進行有效管理,考驗著相關部門的智慧。

走在海口街頭,記者經常能看到電動自行車駕駛人的違章行為,如未佩戴頭盔,在機動車道上騎行、逆行,闖紅燈等,更有甚者騎著電動自行車在機動車車流中搖擺穿梭。

市民毛女士認為,電動自行車無論是“限”還是“放”,都需要交警部門在管理上下功夫,真正發揮出其上牌的作用來。“有一回我過斑馬線,汽車都停下禮讓了,卻差點被電動自行車給撞上。你說電動自行車不是‘車’,但是他們跑機動車道,你說它不是‘人’,卻又過斑馬線。”

“機動車不禮讓行人扣3分罰100元,可電動車不禮讓有沒有處罰呢?”毛女士說。

據了解,廣西南寧是全國電動自行車使用率較高的城市之一,目前電動自行車保有量達355萬輛,當地并未因噎廢食,在完善群眾上牌便利措施的同時,加強對違章行為的查處。

西北政法大學教授、中國法學會行政法學研究會副會長王周戶在受訪時表示,市場“放”交警“限”的局面從根本上反映了當地政府的治理能力與治理體系的建設問題。當地政府需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宗旨,明確對電動自行車是放開還是限制發展。

“如果海口要限制電動車發展,就要制定相應規則,邀請專家論證,而非簡單的‘一刀切’。要有一個不斷規范和完善的過程。”王周戶說。

作為執法部門,交警如何把握執法與便民之間的平衡?截至記者發稿,海口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尚未回應記者的采訪需求。

記者了解到,海南省人大常委會將于本月31日對《海南省電動自行車管理條例(草案)》進行二審,該草案或將為海口市電動自行車治理提供指導思想。